梦神

作者:本站整理 来源:互联网 发布时间:2011-04-22 阅读:

  “你也可以一起来笑一阵子呀,”雄吐绶鸡对它说,“因为这话说得很有风趣。难道你觉得这说得太下流了不成?嗨!嗨!
  它并不是一个什么博学多才的人!我们还是自己来说笑一番吧。”
  于是它们都咕咕地叫起来,鸭子也嘎嘎地闹起来,“呱!
  咕!呱!咕!”它们自己以为幽默得很,简直不成样子。
  可是哈尔马走到鸡屋那儿去,把鸡屋的后门打开,向鹳鸟喊了一声。鹳鸟跳出来,朝他跳到甲板上来。现在它算是得着休息了。它似乎在向哈尔马点着头,表示谢意。于是它展开双翼,向温暖的国度飞去。不过母鸡婆都在咕咕地叫着,鸭子在嘎嘎地闹着,同时雄吐绶鸡的脸涨得通红。
  “明天我将把你们拿来烧汤吃。”哈尔马说。于是他就醒了,发现仍然躺在自己的小床上。奥列·路却埃这晚为他布置的航行真是奇妙。
  星期四
  “我告诉你,”奥列·路却埃说,“你决不要害怕。我现在给你一个小耗子看。”于是他向他伸出手来,手掌上托着一个轻巧的、可爱的动物。“它来请你去参加一个婚礼。有两个小耗子今晚要结为夫妇。它们住在你妈妈的食物储藏室的地下:那应该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住所啦!”
  “不过我怎样能够钻进地下的那个小耗子洞里去呢?”哈尔马问。
  “我来想办法,”奥列·路却埃说,“我可以使你变小呀。”
  于是他在哈尔马身上喷了一口富有魔力的奶。这孩子马上就一点一点地缩小,最后变得不过只有指头那么大了。
  “现在你可以把锡兵的制服借来穿穿:我想它很合你的身材。一个人在社交的场合,穿起一身制服是再漂亮也不过的。”
  “是的,一点也不错。”哈尔马说。
  不一会儿他穿得像一个很潇洒的兵士。
  “劳驾你坐在你妈妈的顶针上,”小耗子说,“让我可以荣幸地拉着你走。”
  “我的天啦!想不到要这样麻烦小姐!”哈尔马说。这么着,他们就去参加小耗子的婚礼了。
  他们先来到地下的一条长长的通道里。这条通道的高度,恰好可以让他们拉着顶针直穿过去。这整条路是用引火柴照着的。
  “你闻闻!这儿的味道有多美!”耗子一边拉,一边说。
  “这整条路全用腊肉皮擦过一次。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比这更好!”
  现在他们来到了举行婚礼的大厅。所有的耗子太太们都站在右手边,她们互相私语和憨笑,好像在逗着玩儿似的。所有的耗子先生们都立在左手边,他们在用前掌摸着自己的胡子。于是,在屋子的中央,新郎和新娘出现了。他们站在一个啃空了的乳饼的圆壳上。他们在所有的客人面前互相吻得不可开交——当然喽,他们是订过婚的,马上就要举行结婚礼了。
  客人们川流不息地涌进来。耗子们几乎能把对方踩死。这幸福的一对站在门中央,弄得人们既不能进来,也不能出去。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开心网人人网

网友评论: (共有 0 条评论)

  • 匿名:

儿童视频推荐

爸爸去哪儿主题曲

爸爸去哪儿主题曲

别看我只是一只羊

别看我只是一只羊

海绵宝宝大派对_数字游戏

海绵宝宝大派对_数字游戏

爱吃手的小朋友

爱吃手的小朋友

热情的小猪_认识笔划

热情的小猪_认识笔划

史酷比疯狂骑车

史酷比疯狂骑车

22你好!熟人碰面用语

22你好!熟人碰面用语

购物小MM

购物小MM

猪八戒学本领

猪八戒学本领

05这是什么

05这是什么

热点安徒生童话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广告投放| 动画发布| 服务条款| 版权声明| 招聘信息| 合作伙伴| 唱儿歌网